从桃米社区到桃米生态村,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_奔田网
奔田网 一起奔田去吧...

热门文章

  • 台湾卓也小屋,充满农村闲情与美学的品牌之路
  • 荷兰一座美丽童话乡村,莫奈油画里的风车与木屋
  • 德国最成功的草莓儿童农庄,没想到草莓可以这样玩
  • 休闲农庄的吸睛利器:创意树屋
  • 让农场溶入水流中去:米尔溪农场改造创意分享!
  • 玩、吃、住、买、学,100亩的农场,被他们玩出了新花样!
  • 奶牛牧场中的亲子园创意分享
  • 只有7000人的小镇,凭什么每年吸引700万游客?案例分析
  • “田园综合体”因它而起,是什么成就了田园东方?
  • 从桃米社区到桃米生态村,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

从桃米社区到桃米生态村,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

2017-08-10 17:29:21  奔田姐姐


 

台湾过去传统村庄多是以血缘宗族所构成,通常都有较为深厚的情感与关系,然而在工业化、都市化快速成长,以及社会关系恶化下,再加上流动性高,使得村庄内内人际关系不断减弱,彼此间疏远感加大,更让过去紧密的社会关系逐渐崩解。

 

然而921地震虽然毁坏了人们所处的环境,却也激发了台湾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怀情感,让台湾原本互不认识的人愿意奉献与伸出援手。对于遭受严重破坏的小区而言,家园的重建正是他们所需与渴望的。

 

 

桃米亲水公园

1999年台湾921地震之后,新故乡文教基金会(以下简称新故乡)接受埔里镇桃米小区的邀请,协助震后的小区重建工作。

经过小区资源的调查,发现这个面积只有18平方公里的小区,竟然蕴藏丰富的生态资源,全台湾有29种原生种青蛙,这里就发现23种。

 

 

桃米原生青蛙种类达23种之多

在不断开会讨论、凝聚共识,逐渐发展出“桃米生态村”的重建愿景。其后,通过教育学习、认证,培养生态解说员;发展生态民宿与在地料理;保育及营造具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环境;经由跨域的多元合作,探索灾后小区总体营造的可能。

 

 

桃米村原始自然生态

历经12年的努力,原本是埔里镇最贫穷的小区,现在不仅改善了居民的生计,也提升了生活质量,让桃米小区转型成桃米生态村,迈向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纸教堂立柱圆满安装完成

                                                                桃米生态区纸教堂夜景

 

工作核心是文化转换

新故乡面对的不只是生态议题,而是根本性的文化转换,是要处理世代之间新旧文化价值体系的纠葛和冲突。

表象的青蛙和转型所创造的经济产值并不是核心的重点,重要的是在转化的过程里,你怎么去理解农村的文化,在过程中,工作者、组织与价值观如何揉到传统的体系里面,并取得一个位置和生存的空间,这才有机会跟小区共同长出一个东西,创发一种新的可能。

 

 

桃米村水上瀑布

新故乡进到桃米小区后发现,这里跟大多数的偏远村庄一样,面对人口流失、老化、产业衰退等问题。对有意愿要返乡的青中壮年人,应该要在这个新的发展中找到新的位置,让他们有机会发展。

 

当今农村传统社会中仍存在着所谓的「头人」。头人可能是助力,也可能是阻力。这些行为模式是文化习惯的养成,是社会结构里面的一种文化现象。这里面没有对错的问题。每个人都有价值观及行为的塑造过程,及在过程中衍生出的社会位置。小区营造遇到的困难就是这个地方,尤其是当一个新的价值要进入到传统的社会里时,势必这个过程会遇到很多挑战。

 

 

新故乡是在小区资源差异化的分析底下,透过公共参与的过程,来塑造新的价值与愿景。希望以愿景的魅力得到小区里面不同派系、不同世代的人对共同愿景的支持,以至于可以打破原来僵化刻板的传统价值体系。当这个新的价值成小区共同愿景的时候,大家可以把资源丢进来成就共同的事情。这是引领桃米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关键。

 

 

“知识”与“绿色”经济的运用

桃米小区重建经验显示,透过小区资源调查和愿景的塑造,以及生态伦理、生态方法和生态教育的引入,培养小区居民技能及知识,并引发居民对当前小区转型与自身生活的考虑,进而采取行动来改变小区及己身的生活和建构小区自主承载的能力。

 

就小区产业部分,新故乡在产业发展能量上融入“绿色经济”的观念,在桃米有计划地针对生态解说、民宿、餐饮、生态工法营造和工艺等产业做通盘的规划与长期培训,逐步累积出成果,桃米自地震后新兴的产业型态,直接和间接提供小区超过五分之一的就业人口,促进住民的工作权、收入与福祉,让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相结合。

 

                                                                      桃米民宿

                                                                   生态解说培训

 

新故乡除了对桃米小区内进行人才与组织的培养外,另一方面也对外架构跨领域的多元合作,并进行资源的引介及整合,让桃米逐步朝生态村的目标前进。桃米的经验显示:如果没有专业团队介入协助,如果未获政府部门经费补助,如果欠缺民间企业捐献支持以及学界的帮助,各项小区总体营造工作绝无可能适当且顺利地推动。

 

但是重点在于,跨域协力合作的整合性资源“如何”注入小区?如何共构伙伴关系?新故乡以非营利组织为跨域治理的平台,整合与连结资源的供需,让资源产生极大化效益,是桃米小区在921地震重建的宝贵经验。

 

 

 

培养小区自主承载力

“长期的陪伴”是新故乡基金会投入灾后重建的基本态度;培养小区内部的社会改造,是我们长期的策略;透过“社群组构”的方法,让有意愿改变的小区民众,找得到应有的施力位置。

 

小区组织因诸多的变量而会有所消长,核心巩固参与者的价值观、协调力,妥协力与冲突的解决能力,这背后都需要有被信任的实力与态度,也须要有长足的耐心。

 

 

在小区培养的过程中,“利益共享”是新故乡参与小区重建的基本理念之一,让所有参与的小区民众重新分享利益,这利益不仅是经济上的,更重要的是重新建立人对土地的信心、重新恢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921地震刚发生时,小区体质比较弱,新故乡担负起比较多的责任,角色上较属专业辅导团队。3、4年后小区逐渐有能力承担它自身的发展时,新故乡的角色扮演为并肩陪伴,现今彼此则是合作伙伴的关系,适时调整与面对。

 

 

小区面对921这么巨大的灾变,且同时面对全球化与现代化的挤压,这在小区社会的内部有着严重的无力感,甚至是看不见未来。透过小区营造的努力,建构了愿景,也启动了新的文化的开始。新旧文化开始互动角力,新文化如何在传统文化的土壤上萌芽、糅合?让居民对传统文化与再发现的生态环境建立自信,让居民对自己的生活模式产生认同,以至于可以分享生活给外来的朋友。

 

这需要有一段长时间的学习,进而有了新的观念与价值,终至能付诸行动改变。这是一个自我的调整以及建立对自我认同的过程。当居民有信心跟外来的朋友交流,就是新旧文化开始融合、质变,是产生新生力量的开始。

以何种速度与内容让小区有心力与体力去承载发展?如果小区心力、体力无法承载,引进一群人或不当的计划,小区要支持就会产生困难,进而挫折或失去信心。

 

 

共同的愿景与动态的平衡

台湾的小区组织是用选举产生领导人,选举的过程,产生许多的恩怨,也为小区的发展,埋下许多变数。领导者们有能力,可以合作,那么小区营造的工作,会顺利些,否则可以看见小区有许多的冲突或是观念的谬误与行事的丑陋,一直在困境中轮回。

 

为面对台湾小区普遍性的困境,桃米社区营造组织运作的模式,姑且称它为非头人领导模式,也叫做中间骨干的集体领导模式。刚开始上学习课的时候,跟参与者说,以后如果要发展,不能完全依靠理事长或里长的英明,而是要依靠参与者的合作能力。如果参与者的合作能力可养成的话,任何的矛盾冲突与利益纠葛的问题,都可以透过私下协商后,再到公共的平台来讨论。

 

 

桃米正式组织的能力不强,这些年来是靠着解说员、民宿经营者等核心骨干的合作模式,撑起生态村的大旗。核心骨干们背后都有他们自己的资源,透过这一层人的系统去形成小区内部集体的巩固力量,这一点是了不起的成就,也是民主的深化。小区不会因某一个人的决策,去影响到这个小区走不下去,反而是因有一群中间的力量,去制约这个小区的头人不能胡乱做事。当这种正向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小区头人也会往正向的这边靠。

 

整个桃米的形象,是跟新发展的价值与实践的体系结合。这样体系的互相联接,形成稳固的小区内部的社会力量。转型为生态村不是赚了多少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能不能靠着合作而发展与创造出什么成就来?能不能营造出一个属于这个小区未来可以持续发展的方向来?

 

 

运用社群组构的策略与方法,扩大小区内部的参与层面,透过一种新的学习,让有行为能力的中壮年人来参与,这很关键。这牵涉到整个小区动力的动态平衡。这个动力在小区中怎么转?如果卡住了,某一部分就会窒碍难行。

 

不同的社群,用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朝着共同的方向前进?当这个共同的方向还不清楚或不被理解的时候,如何让居民愿意一起来谈,就变得很重要。慢慢的找到更核心的可能参与的人,让大家慢慢去倾听、去讨论,虽然不一定会马上理解。

 

 

如果小区的精神感人,相信外面来的朋友,会伸出援手,肯定他们和他们在做的事情,要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去激励和支持参与者,这非常重要。这是一种小区中的动态平衡,每个人都要他的位置,每个人都有他的空间,人就会发现他的人生有新的价值,有新的意义,同时也会有新的期待。桃米在有这个新的价值和期待后,大家就往这个方向追寻梦想。

 

桃米的特色不是只有青蛙,青蛙代表的是小区的人为了追求生态小区背后付出的过程。这个过程有很多的心酸,也有很多很高兴的事情,都可以拿出来跟人分享。到小区来分享与体验的过程,新故乡称它为小区见学。小区见学是一种价值的交流,人们在互动过程中,对生命有新的理解。人受到感动,他的生命在这里得到养份,是小区见学的意义与价值。它也是互相激励的过程,当这个氛围形成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口碑。

 

 

新故乡基金会在参与921地震小区重建时做了三个很重要的决策:

  1. 长期陪伴的态度与落实;

  2. 怎么去转化社会运动观念到小区,形成小区内部的社会运动,就是说要将一些价值变成是小区居民的实践,这样整个小区才会真正改变,不然还是流于街头的口号;

  3. 要有跨领域关系合作的能力和建立,透过跨领域的合作来形成新的发展的模式。

 

从桃米小区到桃米生态村,这是一个高度复杂的社会人文转化与建构的过程,通过实践,让小区与NPO(非营利组织)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可能;一个场域经过文化参与的力量,也让人看见小区社会公共治理的蓝海模式,共创一个多赢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