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特刊:民宿正年轻,叫好不叫座只是暂时_奔田网
奔田网 一起奔田去吧...

热门文章

  • 台湾卓也小屋,充满农村闲情与美学的品牌之路
  • 荷兰一座美丽童话乡村,莫奈油画里的风车与木屋
  • 德国最成功的草莓儿童农庄,没想到草莓可以这样玩
  • 休闲农庄的吸睛利器:创意树屋
  • 让农场溶入水流中去:米尔溪农场改造创意分享!
  • 玩、吃、住、买、学,100亩的农场,被他们玩出了新花样!
  • 奶牛牧场中的亲子园创意分享
  • 只有7000人的小镇,凭什么每年吸引700万游客?案例分析
  • “田园综合体”因它而起,是什么成就了田园东方?
  • 从桃米社区到桃米生态村,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

民宿特刊:民宿正年轻,叫好不叫座只是暂时

2017-12-25 17:46:21  YZ

“住民宿·享生活”是未来乡村奢侈品的一个重要体现形式,当下的中国民宿发展,虽遭遇整体性滑铁卢,但真正读懂民宿本质的践行者,正躬耕潜行。泥沙俱下的民宿发展,是一大批卷进来的人的伤心地。同时,当民宿的大跃进运动结束之时,恰是真正的民宿迎来柳暗花明之日。



一、民宿并没有集体着魔,只是你还没看懂


一次聊天,浙江丽水一朋友说,他们那儿的民宿都入魔了,大家发疯一样搞民宿。还有一做民宿的朋友说,现在一听民宿活动沙龙就反胃,甚至一听民宿这两个字就想吐。


民宿怎么了,大家为什么集体癫狂做民宿,是他们真的着魔了吗,还是我们面对一个巨大机遇,压根就没有看懂,只是被民宿的热浪裹挟着,不由自主,不能自已?


对于民宿火爆现象,我想说的有三点:


第一、民宿没了疯,着魔只是表象。很多人认为民宿发展不正常并进行批判,其大多是基于对民宿概念的纠缠,认为民宿是一个伪概念,是农家乐的变种,是城市酒店的下乡的山寨版,是传统建筑+传统手工艺的一个拼凑组合,甚至是挂羊头卖狗肉。


对于这个问题,及其之间的相互关联与区别,下一节专门来讲。对于这些疑问与批判,我想问的是:不管是不是您心目中的民宿,大家为何愿意把那些东西,都往民宿上扯,民宿上挤,民宿热背后折射的到底是什么?


我认为,民宿是逆城市化现象的一次集中表现,或者说,民宿热正助推逆城市化现象的加剧,它正唤醒越来越多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对当下城市生活的反思,对青山绿水生活的向往。


让更多人爱上乡居生活,让更多人逃离城市,让更多人选择到乡村置业,这是民宿的最大社会价值意义,同时也是优化城乡人口解构资源配置,去城乡二元化的一次非政府主导的全民参与的市场自发行为。


当然,这里所说的更多人,不是所有的城市人,而是一部分特定人群。这个特定人群的成分十分复杂,如商人、专家学者、政府官员、白领银领金领等,总之是一批中高端收入群体,及一些十分厌倦城市生活的人。


第二、民宿是加速推动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恢复传承优化传统文化、均衡协调中西部地区及城乡发展差距的一次机会。


十年新农村建设,乡村解决了水电路、网络、燃气、路灯及工业品下乡等诸多问题。即便如此,城乡差距依然越拉越大,很多乡村依然是中国的另一个世界。而民宿的需求方更多是满足城市中高档消费者的需求,这就无形中对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民宿民宿,总要与城市酒店、条件一般的农家乐、休闲农庄有所差别。如何体现这种差别,拿什么填充这个差别真空?这里面有一个关于如何激发乡村创意产业的巨大商机。


那么,其都有那些创意要素呢?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一次绝好机遇。当然,这个机遇远不是对简单的传统建筑、手工艺的一个恢复,那只是初级阶段,小儿科玩法。


中高级别的玩法,一定包括匠人精神的苏醒,对传统文化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对未来更多生活空间需求的一种中西方文明借鉴,未来科技要素的一种大胆融入。即传统、特色、智慧、智能,才是未来民宿真正的走向,也是民宿最大的魅力所在。


新中国的理想和目标是,让所有中国人共同富裕,而不是加剧贫富分化,对中西部、城乡等区域之间发展极度不均衡视而不见、置若罔闻。然而改革开放近四十年,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


如何改变这一现象?民宿,从某种意义上正在或多或少地,承担起了这一历史转折的责任与使命。经济发展好的地方,自然生态优势多差一些;经济落后的地方,生态环境基本都好。当然这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需要做细分研究。


第三、民宿与绝大多数乡村没啥关系。这次民宿发展热现象,只对少数地区的乡村有帮助,对于绝大多数乡村的发展,借鉴意义不大。为什么,应该很多人都明白,这里就不具体展开了。


那么,对于更多乡村,其未来将何去何从,乡建应该怎么建,是拆掉还是任其自生自灭,是投巨资进行事倍功半的修修补补,还是进行其它更合理的改革,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二、民宿,凭什么能火?


民宿凭什么能火?这里的“火”,不是指供不应求的消费市场,也不是指民宿营建,而是特指那些火了的民宿为什么能火。


我们应该找一找其中的原因,都是哪些原因点燃了那些目前为数不多的火了的民宿?


第一个原因:设计师够牛。说到底,民宿就是一种高逼格住宿。如何才能高逼格?仅仅不缺钱就能砸出来一个使人趋之如骛的高逼格民宿吗?不一定。为什么?对于这类民宿,有钱不一定就是万能的,遇到一位绝对优秀设计师,才是成就高逼格民宿的第一要素。


第二个原因:民宿主懂经营。高逼格的民宿一定能火吗?也不一定。就目前已有的民宿而言,比莫干山洋家乐、山里寒舍、唐乡等综合质量上好的民宿,一定有不少。为什么他们没有如此火?


一句话,他们没有这些民宿经营的好。如何才能经营好做出来的高逼格民宿,这是民宿关注者最应该关注的。当然,对于民宿能火的核心,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无穷话题。


这里值得强调一点:如何你已经开始关注别人的民宿,千万别陷进简单复制别人模式的陷阱。他这样经营能火,如果你直接拿来套用在你的民宿上,未必依然能火。硬的东西你可以拿来复制,人,你怎么复制。更何况能火的民宿,一定是人在起决定性作用。


现在愿意听民宿讲堂的人很多,即使花点钱也愿意上杆子来听,这是个好现象,说明大家都愿意学习。当然这里面也有潜在危机,即内心太过急功近利,总觉得多参与、多听这类培训分享,就能物超所值,就能找到一条终南捷径。


或许你会觉得,沿着这条路走,就一定是条能够实现自己民宿价值最大化初衷、梦想的,主观认为那也应该是距离最近的一条路。然而,事实却是最近最直的路,到最后往往最曲折难走。


第三个原因:依托对地方。就目前火的民宿而言,在空间位置分布上,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在一线城市周边。也许其自然资源条件并不一定比其他地方好,但区位优势又是决定民宿是否能火的一个硬标准。


北上广深,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这些地方周边,能做民宿的资源尽管很稀缺,但却能满足一批具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中高端消费者周末休闲需求。


如果不是一线城市周边,甚至民宿目的地在一些较为偏远的山水资源很好的地方,或是在五A级景区周边,很难满足消费者周末乡村休闲要求。原因有二,一是消费力可能明显不足,二是距离太远,出行不便。


当然,未来还是有机会的。机会点在哪儿?一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自由职业人越来越多,工作不再受空间限制。二是一些人将逐步出现工作与生活界限的模糊化,工作与生活不再那么泾渭分明。三是民宿将会过度为乡居,在逆城市化现象中后期,将会有一批人离开城市,其中一部分将会成为新乡民,或民宿主人。


有做投资的朋友问我,你觉得民宿还能火几年?我回答:民宿火,火的本质不是民宿,而是人们对未来居住及生活空间的选择与向往。



三、民宿,那些令人头痛的问题


做民宿,有两种情况最令人羡慕嫉妒恨。第一种情况是,傻有钱傻有钱的,不仅不用为缺钱发愁,而且做的目的不是为挣钱,只为自己住着舒服,朋友来了显得自己有面子。


因此,这类人相中的民宿目的地,只要能用钱解决问题,绝不吝惜钱。选址确定后,设计师也会找第一流的,而且懂得替自己往里砸钱的。这种情况是民宿圈里的另类,不在讨论之列。


第二种情况是,钱多且固执。这种情况多指那些投资做民宿的大款。他们做民宿,十分刚愎自用,也从不安常规套路出牌。你认为对的,在他们眼里不一定是对的。他们认为对的,即使是错的,在他们看来也是对的。这就是有钱人的任性。赔了砸了算我的,爷儿玩得起。


他们以后会不会头痛,不用我们操心。我想说的是那些想玩民宿,却又因某种条件限制,不能让自己玩咂里的人。他们做民宿都有哪些头痛的问题呢?下面列举几个:


第一个,懂设计,缺案例作品,想在民宿圈挣设计费的人。这两年想转行到这个领域的设计师有不少,然而很多人至今没有自己操作过的拿的出手的案例作品。


没有成功案例,人家凭什么把自己的民宿交给你做。以至于,一些觉得自己水平不低或眼高手低的民宿设计师,一开始就难以得到施展自己才能的机会,输在了起跑线上。面对这样的境遇,想必他们不仅头痛,还会心痛。心里憋着一股将来在民宿圈出人头地了,变态骄傲的鼓励自己现在要坚持下去的心思。


第二个,有好的民宿目的地资源,就是得不到投资者的青睐。这种情况一般是两种原因造成的:一是家有好女不会嫁,缺乏为她找个好女婿的能力。只知道自己的闺女好,结果找来找去,要么没有找到合适的,要么把自己闺女嫁给了一个家里阔绰,就是不知道疼爱珍惜自己闺女的主儿。结果,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反到最后是自己把自己闺女糟蹋了。罪过啊!


二是被人钓了鱼。你觉得自己的闺女好,看上她的有钱的主儿就是不表态,让你自己经受一番干着急,还不能上赶着的洋罪。这个女婿够狡猾,美其名曰磨一磨老丈人心底那点傲劲儿。这样的姻缘就算最后能成,结果也不一定就是美美满满的。


第三个,想投资参与民宿,钱不够。被别人众筹,心里还没底,总担心一不小心掉进别人为自己挖好的坑里。结果,想投的钱没地方敢投,不投呢,自己还不死心。确实够头疼,够纠结的。


第四个,三方看似彼此相关需要,结果相互间总是尿不到一个壶里。每一方都很着急,还都相互抻着,搞得各自都难受。这样的事虽看着让人生气,但很多事情就是这么个玩法,艺术化的博弈,不交手,难以握手言和。各自头痛都是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其实等民宿项目开始做以后,让人头痛的问题会更多,如设计如何做最省最好,与农户的宅基地关系如何博弈中相互平衡,做好的民宿产品如何对外宣传营销更有效,旺季如何高效管理,淡季如何反季节营销等等。


民宿是一门生意,也是一种多方之间的博弈,更是一次难得的内心修行。面对民宿的一道道考题,如何顺利通过这门想学的选修课,这其中需要技巧与技术,更需要艺术化的智慧。



四、透过民宿大数据,观民宿行业野蛮发展现状


以下对民宿的大数据观察分析,主要依据迈点旅游研究院公开发布的资料进行展开。


(一)民宿大数据,当下无法统计


先说民宿总量。截止2016年9月,迈点公布数据显示,全国民宿客栈总量31254家。其中前20名的城市民宿客栈数量为19783家,占到民宿客栈总数的63.29%。


这组数据中有一个问题,即民宿的存在空间,如何界定。在我的认知里,民宿可以在乡村,在田园,在景区,而绝不是在城市。


为什么迈点公布的数据中,有近两万家的城市客栈也被回到了民宿之列,我十分不解?


民宿数据统计进入标准的如此大尺度,使得本十分有特色和逼格的民宿,魅力气质大大降低。


沿着这个逻辑,民宿客栈总数不过一万有余。慢游民宿培训学院清幽告诉我,在大理一地民宿数量已经破8000。而迈点公布的数据中,大理民宿客栈总数仅为2179家。数据上,为什么两者之间有这么大出入,迈点的数据统计是否有问题,我有所怀疑。


在民宿客栈的数据统计上,单纯旅游口的数据统计,能否反映民宿客栈的客观现状?我认为不能,甚至在数据上还会产生误导。


民宿大数据不是旅游系统一家的事。比如村级农家乐升级后的农家院,算不算民宿?如果算,我们统计的数据中它们被纳入统计之列了吗?


除去城市后的民宿客栈数据,若要统计的足够准确精准,起码需要将国家旅游局、农业部、国家林业局、住建部等几个部门所掌握的数据综合统一起来,进行综合考量、甄选、确定。


一份准确的民宿大数据,只有多部门,多渠道协同综合,才可能准确。而这份工作,当下几乎不可能协同展开。


根据我对整个全国乡土圈的长期观察,在民宿客栈总数统计上,这是个十分容易出现重大遗漏的工作。由于民宿客栈体量过小,其更容易被包裹在更大的项目之中,从而很难被发现,甚至也很难将其纳入到独立运营的民宿数据统计之列。


比如家庭农场的木屋、房车、集装箱,算不算民宿,达到多大的量和质,可以算作民宿客栈?这个有标准可言吗?


比如现有的国内设施农业产业园区中,那些具有住宿功能的房间,是否也可以划规到民宿客栈之中?


各类型休闲农庄、庄园,他们为消费者提供的住宿算什么?能不能算作是一家家独立的大型乡村酒店?


还有各种上规模、成气候的乡村旅游度假村,它们其中的院落算不算民宿,如果算,是整个村算一家呢,还是每个院落都可以算作一个?


还有就是到处在建的各种成型不成型的美丽乡村、特色小镇,其中已经对外营业的农家院,比如河北馆陶县粮画小镇的“五号客栈”,已经完全符合民宿的各种要求,类似这样的美丽乡村中的农家院,迈点有无渠道能否将它们纳入自己的统计序列?


我认为,它们可能都不在统计之列。而途家、小猪短租、蚂蚁、如家等城市特色酒店,或乡村连锁酒店或许反倒成了它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依托旅游系统及各种酒店等统计出的民宿大数据,说其鱼龙混杂一点也不为过,甚至可以说民宿的水就是被其搅浑的。


以上种种现状,对于优秀的迈点来说确实是一种考验。而通过对民宿大数据统计的困难,也足矣说明民宿发展的混乱与生长的野蛮。


(二)民宿空间分布的数字危机


在我的理解中,第一波民宿的发展机遇应该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周边,及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展发达地区。看过迈点发布的数据后,实事跟我的预期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下面围绕这些不一样的地方,跟大家说道说道。


迈点九月数据显示,民宿数量分布最多的地区,分别为云南5811家、浙江4859家、福建2374家、广东2264家、四川2098家。滇西北、福建的数量有这么多,我没有想到。


其中云南的5811家中,丽江、大理就占到了5150家,相对来说分布相当集中。浙江4859家中,嘉兴1805家、舟山868家、杭州783家、湖州393家,四个地区占到了3849家。福建2374家,厦门一地就占到了1542家。四川2098家,成都就占到了1343家。



从各个地区的分布来看,民宿的数量分布明显十分集中。如广西共1324家,桂林、北海两地就占到了1128家。山西共993家,晋中一地就占到了742家。如此集中的民宿客栈分布,足见民宿发展的扎堆现象。

我在想,民宿客栈如此扎堆的发展正常吗?作为最热的旅游目的地,民宿客栈在这些地方的蓬勃发展,能否对对门票型旅游变革转型产生积极促进作用?


看着这些数据,心里没有丝毫兴奋。为什么?这些数据反映的民宿客栈现状,不过是那些拥有一流旅游资源地区的一场狂欢。对于更多有一些旅游资源的广大农村,这样的数据又对其有什么用?



站在三农角度看民宿,这些数据只会让更多返乡创业的人,信心上受到打击。而我认为民宿客栈的界定,至少有三个维度,农业维度、乡村维度、旅游维度。


现在的问题是,这三个维度之间何时能出现统合趋势,而不是现在的各自为战,彼此分割,旅游数据一家独大?



五、民宿,本质是人的生活“心”空间


民宿,在资本的锅里翻炒的炙手可热。而它所呈现出来的面孔,令一些在城市生活久了的人,顿觉清新扑面。


那是一种怎样的吸引,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那可能是我们这群信奉落叶归根,虔诚敬畏乡土的中国人,一种特有的民族情节吧。


看着上面的三张图,你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一种埋藏在骨子里的记忆,还是赏心悦目、倍感亲切,或是一种对当下生存空间反思与对新生活空间的憧憬?


将复杂归于简单,可能就这六个字:身未行,心已动。


看着一栋栋民宿,更觉其是被精细打扮过的农家小院,看起来似曾相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过去的生活中,一部曾铭记于心的电影电视剧中,还可能是一本画册,一份报纸上,总之那是一种来自记忆深处的呼唤。


民宿,所以能牵动一批生活在城市中的青年人、中年人和老年人,只因它所包含的,能让人无限憧憬和向往的,被唤醒后的一种新生活。


一栋小楼、一处院落、矮矮的土石砖墙、加几处角落中默默生长的青藤绿草。还可能是一条幽静曲折、绿荫丛中的村中小道。如此的彻底远离喧嚣,如此的让身心停止思考,可以如此随心所欲,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去想。


看着精雕细琢的房檐图案,想起南唐李煜《虞美人》中的几句话: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土不堪回首明月中……


对于那些,应算是雕栏玉砌般了,至少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还有那院落中村落中天地中的水池,好生喜欢,却又觉设计师不懂乡土里的真生活。


错,只因它是露天的。放在北方,尘土太浓,只能赶个时髦,做做样子罢了。放在南方,似乎又有点画蛇添足,毕竟南方不缺这个。


还是直通二楼的木梯、红砖铺路的小院,及院中的水缸,缸中的黄花绿草来得实在,来得让人走心。多么的小资情调,多么的“陋室往来无白丁”啊。


还有就是一套经常在特色酒店,及个别五星级宾馆才会用的洗手间装备,尽管是复制移栽,却十分得体,让人看得心里好生痒舒舒。因此,有些好东西不分城乡,尽管拿来就是。


关于民宿,宁夏农牧业厅的高昆认为:那是美丽的事业。那是艺术与文化的结合,那是情怀加细心的追求,那是创意加精致的努力。通过几个关键词的排比罗列,可以判断他对民宿的态度。


在我看来,民宿之于城市卧室的最大区别是,床可以更任性一些。不是要求床必须够好,而是要让床成为民宿卧室中的一个精彩点缀。毕竟民宿里,卧室的空间可以足够的大,可以被装扮的古韵古色一些。


看着图片中客厅、卧室的陈设,总的感觉是:想过去住一住,想一个人过去住一住,可以带上爱人过去住一住,更多心思还是想独自一人过去住一住。


为什么有这个念头?家庭、生活、工作,太琐碎了,整个自己被搅拌在其中,有时觉得自己清醒,有时又觉得浑浑噩噩的,真盼望着“浮生难得半日闲”的清净。


我是一个不太喜欢群居的人,二十六岁已经开始研究“孤独”,还好有所成绩,最后出版一本《站在孤独拐角处》的半专业专著。


今天的我,依然孤独,只是更多时候已学会,如何将孤独另作他用。看着文中提供的十余张民宿图片,突然觉得,那种更适合拍照的民宿,不正如我内心的孤独,遇到合适的人,可以让你看一眼,但绝不想让任何人住进来。


想到这儿,越来越觉得“民宿”更像是,一些懂孤独的人,在为一群想体味孤独,做的一项视觉化体验工作了。



六、民宿,如何在野蛮生长环境中精准成长?

农家乐、古村落、休闲农庄、乡村酒店连锁,土著村民、返乡创客、新乡居客、小额民宿贷、大额资本,多股力量纵横交错着,共同形成了一个同频共振、交相辉映的能量场,使得滚烫的民宿热浪迅速向四周扩散。


这种业态的形成,让民宿的生长环境呈现出一种野蛮状。而在这种野蛮生长的状态中,无所谓谁好谁坏,因为这是一片蓝海真空区,严重供不应求。


当然,这其中也有鱼龙混杂的事情发生,如浑水摸鱼,故意将不是民宿的房子当民宿租售;借民宿发展不规范之势,人为水涨船高,将体验一般的民宿过度溢价等。


当出现全民跟风炒民宿的热潮时,当民宿发展出现家花野、花遍地开时,万紫千红的民宿能否总是春?也许会。但当冷风来袭时,经不起市场捶打的民宿,将散落一地。


这让我想起自己进入图书出版圈的一段往事,眨眼间已过去12年。非典过后,全民热健康,2014年博克世纪撞大运,跟风汪中求的《细节决定成败》一书,拼凑了一本《细节决定健康》的书,结果大卖60万册。


再后来,其围绕“细节、健康”两个核心关键词,自己跟自己的风,出版了不下50本相关的书,最开始是和青岛出版社合作,再后来全国各地一大堆出版社找上了门,连德国出版商也动了歪心思,想收购它。


那期间,我出于热爱文字工作,从一名文史哲各大学资料室专业图书业务配送销售人员,转行做了图书攒稿人,工作单位就是这家公司。那几年,几乎所有出版社都凑了过来,开始做健康类图书。由于供不应求,粗制滥造,拼凑卖图书标题党俯拾皆是。有个叫洪昭光的老头,一年署名出版的书竞达200多本。靠,基本快一天一本了。就连本人最无比崇敬的北京大学出版社也做起了健康类图书。


到了2008年,基本所有做健康书的,都感到了紧张。为啥?因为此类图书出现了严重供大于求。因为出现了把事情做到极致的唐码图书等几家公司,对同行简直是降维打击。还好本人2007年10月至2008年5月,花了半年多时间编写出的第一本署名书《补身不如补心》卖得还不错,后来据说版权还卖到了台湾。


以此类比当下民宿,两者之间有不少雷同之处。只是健康类图书已经异化升级到了重霄九,而未来的民宿行业是否也会经历健康类图书2008年遇到的那股寒流。直觉告诉我,一定会的。最多三年,民宿将迎来自身发展的第一个寒流。


那么,现在进入或正准备进入的同行就要好好想一想,未来的民宿将会经历一个怎样的发展趋势,自己如何做才能迅速挣到快钱,如何做才会在行业未来几年之后坐稳江山,占据一席之地。


我的建言是,进行精准定位,把市场细分点找准,把必须做好的事情做扎实,稳扎稳打。当然,你也可以两条腿走路,当下有本事挣到的快钱,千万别错过。这样好形势,错过了,再也不会重来。


对于已经这样做的朋友,默默点个赞吧,我权当这是同道中人之间的会心一笑,默契暗语。



七、成为一流民宿设计师的九重修炼


那些叫民宿的民宿,能配得上民宿这一称谓的,必须首先做好民宿这篇由内而外呈现出来的硬文章。什么叫硬文章?就是成为一流民宿,必须给你的目标消费者第一眼带来的哪种“哇”的感觉。


能让你的目标人群来了就能“哇”一声,不容易。为什么?那是一种来自精神深处的高潮,不爽不叫。那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渴望与渴望被外化、可视化呈现后的刹那共振,哇是震撼之声。


这种能让双方一见钟情的匠心之作,如何完成,如何被创作出来?非一流民宿设计师莫属。鉴于民宿设计师水平的参差不齐,故为其设定九重修炼标准。


第一重标准:精设计之技,通民宿之术。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就像你说自己是一个木匠,起码你要会画图用尺子和墨斗,能熟练使用框锯、推刨、钨钻、刨子、凿等工具吧。当下不少民宿设计师应该属于这个水平,仅仅懂行而已。


第二重标准:知要素搭配,懂空间使用。这个主要是侧重于天地人融合之美的修炼。民宿的外部如何与周围大环境相融相宜,互为衬托。内部,具备能在对的空间放上对的物件的能力。说到底,第二重标准修炼的是一种空间设计美学的驾驭能力。


第三重标准:综合知识素养的过硬。什么叫综合知识素养?不仅要懂中国古代建筑家居的过去,还要同步现代家居的智能和智慧。两者要相得益彰,水乳交融。还有就是西为东用,中西并重,毕竟在建筑居住方面,西方人的水平不比我们低。


第四重标准:提高生活美学水准。民宿设计,是用硬的设计触碰软的心灵。能不能触碰出火花,考验的是民宿设计师对生活美学的感悟力。作为一名民宿设计师,如果本身不热衷于美的生活,不热衷于对美的生活的艺术化呈现,就不可能成为一流民宿设计师。


第五重标准:知不足,善协同。一流民宿设计师,最需要修炼的,不是让自己多自信甚至自负,因为那就是其本就该有的一种具有共性的品质。知不足最难,敢于面对不足更难。若在比基础上乐意与他人精诚团结,经过组团进行无缝隙操作民宿项目,目标群体初见时会“哇”的可能性才最大。


第六重标准:从善如流、固执己见。作为民宿设计师,首先要清楚你是为别人服务的,应该懂得如何以项目方需求我为自我设计核心,并能在此基础上超出项目方需求,即进入一种忘我无我的境界。固执己见,是在此基础上要有所坚持,必须以我为主。


第七重标准:去繁就简,淡化设计。好的民宿从不是刻意用奢华的东西堆砌出来的。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一流民宿,一定是恰到好处的简单,并在简单的基础上呈现出一种整体空间的奢华。此刻,这种整体的奢华感是看不出设计的,或设计是被淡化处理过的。这是一种没有设计的设计之境。


第八重标准:围绕需求,入木三分。这里的需求,主要指目标用户。也就是你做的所有一切是为他们服务的,你的民宿作品,首先是你的,然而更是大家的。你要能对目标客户需求拿捏到位,把脉精准,然后让自己的民宿作品能对他们的各种潜在需求有着入木三分的体现。这是一种以你为主,以我为中的境界。


第九重标准:价高情重,深居简出。作为一流民宿设计师,要对项目的要价足够高,不过最终的项目收入不应该是自己喊出来的,而是他人心甘情愿给的。你要有深居简出的耐心,还要有被人传奇化的人品。


以上关于一流民宿设计师的九重修炼,是本人的一些感触。如觉有理,希望能进你的眼,入你的心,沉淀你的躁动。



八、别对农家乐、民宿、乡村酒店的区别,太较真


中国乡土文明论坛微信群里,大家聊到过民宿话题,我对这个话题的总体感觉是:总是在民宿的定义上打转。


有人认为“民宿”不过是个虚头巴脑的概念,根本无法下一个准确定义。有热心的群友尝试着给它下了个定义,结果有点像苏格拉底遇到了柏拉图,拿着一只被拔了毛的鸡质问老师,这个东西是人吗,浑身没毛,两只腿走路。


有人认为“民宿”就是硬件建设比较好的农家乐。在我看来,农家乐和民宿还真不一样。一般的正宗农家乐,就是个农家大院,土味很足,整体硬件质量不高。


相比一般农家乐,敢叫“民宿”的,硬件质量一般不会太低。质量太低了,一是自己都不好意思,二是这纯粹是张冠李戴,净糊弄人。民宿,怎么着也得满足“足够精致”这个最低要求。农家乐的标签呢,越土越够味。


另外,一些好的上档次的农家乐,大多接近于休闲农庄。为什么?一是这样的农家乐很少会开在村子里,因为地方不够;二是即便开在村子里,大多是吃饭为主,住宿质量很一般;三是休闲农业式的农家乐,吃饭、打牌、采摘、钓鱼的居多,基本不以住宿为主要服务内容。


民宿呢?住宿是第一位的,其它都是可有可无的相关配套。还有就是两者之间的投入,区别最明显。民宿相对投入较少,150万以内,足可开张盈利。星级农家乐和休闲农庄呢,没有个800万、1500万以上投入,谁又会给你颁发个五星级农家乐的牌子。


有人说“民宿”就是乡村酒店的另一种说法。这个说法我认同,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大资本进来,民宿便出现了连锁化趋势。如果不能够布局全国,实现全国品牌连锁,这样的“乡村酒店”式的民宿也很难获得大额资本的青睐。


好在大民宿圈不存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排他性竞争,不会对小额投资方造成冲击。其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相看两不厌,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


还有一点,返乡创客们做的民宿,会比大资本的连锁民宿多一个优势,即它是基于社群关系熟人间的,一个能够经过社群结交到社群朋友的经营方式,因此这样的民宿可以通过不断增加闭环客流量的“主人模式”,循序渐进发展。


也就是说,返乡创客们做的民宿,更有人情味,更带有很强烈的个人色彩,及同类相吸禀赋。连锁民宿则基本不具备这个先天优势,或者目前现有连锁民宿,缺少这个温度与黏性。


讲到这儿,可以顺便讲讲民宿最核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一、它是一种较为奢华的乡居生活的功能延伸,是市民乡居生活的一个子概念。


二、既然是乡居生活,就一定不能缺少乡居生活的主体——乡居生活的主人。


三、由乡居生活延伸出的民宿,起初一定不是对外营业为目的的。因此,其多余的房间,可以是招待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用的,只是收费不收费的问题。当然也可以空着。


四、既然是自己过生活的地方,正如姚建俊老师所讲,其他人你爱来不来,愿意花点钱住,我欢迎。你不来,我也不稀罕。


看了以上四点,可能你会意识到民宿真正的问题所在,即一些人想过那样的生活,但钱不够,咋办?要么咬紧牙关,东拼西借;要么降低乡居标准,自己一边住一边赚钱。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把“自己住”与“赚钱”分离开,或本末倒置,变成了一种纯粹的投资行为。赚钱是第一目的,“顺便自己住”反到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在这个过程中,大资本参与的“连锁民宿”干脆把“为自己住”的核心概念拿掉,变成了一种完全以盈利最大化为目的的商业化行为。


当下民宿所以这么火,主要是这三种力量搅和到了一起的结果。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你若非要分清楚,哪些是正儿八经的民宿,哪些是伪民宿。对于这个问题,我想等你分清楚了,估计民宿也八成臭大街了。


因此,现在民宿界出现八仙过海的现象是正常的,我们没必要太较真。天下大事合合分分,民宿江湖也一样,等它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很多东西你不强行给它分开,它自己也会主动分开。



九、如何让你的民宿赚到钱?


这两年民宿所以热,是因为它让人看到了其中的挣钱机会。但是如何做民宿才能赚到钱呢,仅靠想当然,显然是不行的。下面我简单说几种能赚到钱的民宿经营模式,由于篇幅所限,不做具体展开,仅供大家启智参考。


第一种,城市酒店模式,浓缩变形下乡。也就是微型乡村酒店。规模太大是另一种玩法,类似度假村、旅游地产、养老地产。


如果你是按乡村酒店模式做的民宿,由于体量太小,仅靠自身精心打磨这一招,是很难挣到钱的。要想能挣到钱,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距离与交通,二是村整体环境依托,三是周边大环境衬托。


用民宿赚钱,其实真正能赚钱的,不仅仅是民宿本身,更多是整体大环境,大美的自然整体环境是民宿挣钱的根本,而这个事完全不是民宿投资主体能驾驭的了的,这是政府的使命与责任。如果当地政府对此还没有什么实质性行动,你孤立建民宿,并想用它赚钱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第二、做民宿经营民宿,不如直接建民宿卖民宿。这套策略是在满足以上三个条件的基础上,用民宿赚钱的一种捷径。


在我看来,民宿不过是乡村地产的一种新型突围途径。想靠经营民宿赚钱,需要具备的民宿综合经营知识很多,而且很多知识都不是现成的,多是处在发展初期的探索阶段,掌握起来相当不易。


相比来说,还是直接建房子卖房子,来得简单。这里面有一个关键,即要按精品民宿的标准建,按照乡村民居的价格卖。定价可以以别墅、旅游地产、养生地产的房子价格为参考。为了能使自己的民宿尽快出手,价格要相对偏低一些为好。


第三、做庄园和农庄型民宿。国内上一定规模的休闲农庄不少于十万家,而这些农庄因经营模式单一,大部分盈利性并不是很好,投入远大于产出。


在这样的农庄里,选一处满足做民宿标准的地方,与其进行合作即可。至于满足哪些标准才适合做民宿,这个话题如有时间,我可以请教一下湖南的李青峰老师,再与大家做具体分享交流。


围绕休闲农庄主体,进行民宿嫁接与创意,是想在民宿里有钱赚的,一条值得探索的新路子。


——以上内容为王龙泉2016年底关于民宿原创文章观点汇总整理